相传南宋年间,揭阳县桃山都孙畔乡,出了一个儿童,能呼风唤雨,人们叫他为孙道者,又称他为“雨仙”。
放牛戏术
       孙道者六岁时,跟一班儿童去放牛。他们轮流由一人看守牛群,其余都上虎头山顶嬉戏。轮到孙道者时,他用竹枝把牛群围插一圈,牛群便不敢越过竹枝逃跑。
       有一次,轮到看牛的放牛娃贪玩,不去看管牛群,牛儿跑下山坡到地里吃农作物,孙道者看见了,去把牛群赶回来,并摘了一大把神树(即榕树)叶,遮在牛眼睛上,牛就不敢跑了。
       众儿童玩罢,发现牛群不见了,都吓得哭起来。孙道者叫大家先去摘“多年”(野生果)来给他吃,然后每人翻三个筋斗,牛便会回来。众儿童都听他的话去摘多年来给他吃。孙道者趁着众人翻筋斗的时候,将神叶取下来,牛就出现了。只有一个儿童没有去摘多年给他吃,道者就不把那孩子的牛所遮的神叶取去,那头牛就没有出现,那个儿童就哭着空手回家。后来,那头遮着神叶的牛化成一块石头,还站在虎头山上。
草鞋戏人
       有一天,孙道者随哥哥上潮州城,路过青毛山脚,见一群人正在布田(插秧)。田里有个矮仔向道者兄弟嚷着说:“你们父子要上城呀!”说得大家哄笑起来。道者说:“你们不专心布田,只管说笑,阮上城返来,你们这丘田恐还布未好!”说完,偷偷脱下一只草鞋,放在田里,就随着哥哥走了。 众人突然发现田里一条大鲤鱼。便抢着去捉。鲤鱼东游西窜,引得众人扑来扑去,直到孙道者兄弟上城回来,他们还在捉鱼。道者说:“怎么样?我不是说等我们回来,你们这丘田还布未好吗?”孙道者到田里把鲤鱼抓起来,那个矮个仔忙跑过来抢,一看,却是一只草鞋。
点诲嫂嫂
       孙道者父母早丧,依靠哥嫂过活,而嫂嫂性情凶悍,每日既要道者挑水、舂米、割草;夜里还要他替洗涤脚缠布,稍不如意就大加咒骂。
       一天,烈日当空,嫂嫂叫小道者去谷埕守谷,道者说:“嫂呀!大雨就要来了,还晒什么谷?”嫂嫂生气地说:“日头晒死人,有什么雨?你不守谷,中午免想吃饭!”道者把小竹竿向空中一挥,说:“阿嫂!你看,大雨来了!”话刚说完,倾盆大雨就下来了。
       又一天,哥哥要上府城,吩咐道者下田除草,并吩咐妻子要送点心。孙道者到了田里,取了一把泥,捏了两尊安仔(小泥人),教它们在田里代为除草。过了好久嫂嫂却不送点心来,他便跑回家,告诉嫂嫂说草除好了。他嫂嫂不相信,就走到田头一看,还除存一大片,回来生气地说:“偷枝食叶,还说假话。”阿者觉得奇怪,也走到田头一看,原来两尊涂安仔被隔丘阿矮仔请过去。道者心里很生气,他又忙把两尊涂安仔请回自己的田里除草,另捏了两尊涂安仔放在矮仔的田里说:“去稻留草。”然后便回家去。
       又一天,道者放牛归来,日已正午,嫂嫂说:“快上山去割草!”道者肚子很饿,看着桌上饭菜不肯走。嫂嫂催促说:“家中无柴烧,就烧你的脚骨!”道者说:“好吧!”立即卷起裤筒,把脚伸进灶膛里去。霎时,毕毕剥剥,家里的桌脚都烧起来了。嫂嫂急了,忙把他的脚拖出来,一看,脚上一点没有损伤,桌脚椅脚的火也便熄了。嫂嫂改口说:“谁要烧你的脚骨,我要你拿草来。”道者向嫂嫂要一个小槟袋,当即去割草。嫂嫂入房取袋时,道者拿了几条稻草渗入饭里,转身出门去了。
       道者走后,嫂嫂想趁机吃个饱,谁知走到饭桌边,见几条小蛇在饭桌上爬来爬去,吓得慌忙躲开,心里想:“这些饭菜,可让小叔去吃就是了”。
       道者拿着一个槟袋,跨上虎头山,摘了三条草花枝条,便回到家门口,对嫂嫂说:“我在门外抛,你在门内接,你不要开口,一开口就没有了。”说着便从槟袋里抽出一条草花枝,立即变成一捆山草。袋里虽然只有三条草花枝,却老抽不完。院里的嫂嫂应接不暇。喘着气问道:“还有没有?”道者说:“不是跟你说过,你一问就没有了。”嫂嫂便叫小叔去吃饭,道者独自走到饭桌边,吃个痛快。
祷雨斥官
有一年春旱,田土龟裂,禾苗枯焦,人心惶恐。
        一天,孙道者来到府城开元寺,见府太爷请法师设坛求雨,道者说:“哪求有雨?若是给我来求,雨一定到!”
       差役把道者说的话告诉了府太爷,府太爷叫差役把小孩抓来,呵斥道:“你敢口出大言,今令你来求雨,若求无雨,要把你杀头!”道者就与府太爷具赌头状,但要听他二件事:第一,要府太爷跪在坛前,并在坛边置大水缸一个,一俟缸里水满,方得起身;第二,在坛边用干柴砌成柴笼,若求无雨,愿自进柴笼,让官府纵火焚烧。府太爷答应了。
道者头戴斗笠,赤足祼身,阔步登坛。只见他把竹笠拿在手上,使劲向空中扬了数次。霎时间,西北天边乌云骤起,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,雷电交加,大雨滂沱。
       孙道者自思虽求来甘霖,但已触犯府太爷的尊严,料定官府不会轻易放过他,便趁风雨大作之际,迅步下坛,跑出府城,来到虎口山前,大踏步走上山坡,坐在青石上歇息。
       这时,一队官兵真的追来了。孙道者向官兵撒了一阵尿,即起身攀上虎山顶,走到一棵樟树边骤然不见了,传说是升天做仙了。
       后来,乡人把这棵樟树砍下来,刻成孙道者的神像,为他立庙进香。祈求风调雨顺,并称他为阿者爷。虎山上仍留着他在青石上的脚迹、屁股迹和仙尿沟。

(搜集整理者:李昌松、孙耀华、陈章翰、陈潮荣)

下载附件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