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回,时近年关,揭阳县城郊许厝乡发生了一件无头公案:有个过路的卖瓷灯盏的小商贩,被人杀死后丢落厕池。这小商贩之妻不见丈夫回归,于是四处寻找、探听,谁知一连找了好几天,总不见丈夫的踪影。后来听说许厝村发现厕池里有一具死尸,急忙跑去辨认。一看,果是他的丈夫。夫主无端被杀害,真使她哭得死去活来!在场的人忙劝她到县衙喊冤,求太爷为她丈夫昭雪。冯太爷听了她的诉说,即时带差役、仵作前往现场验尸。到了现场,死尸已被乡人捞起,停放在近旁的大榕树下。冯太爷当即命仵作细验。只见死者咽喉被利刀割断,血口之中塞着一条小面巾;细查身上其他部位,却全无伤痕。细察观现场各处,在榕树下面丢着一布袋瓷灯盏,厕池墙上则有一首用木炭写的顺口溜:
你差我错,
    灯盏装在布袋角。
    我姓天上飞,
    名叫猪屎壳。
    若欲报此仇,
    除非马发角。
       冯太爷验完尸体和现场,即命人把诗抄录,并把灯盏和塞血口的面巾带回。然后赠助那妇人一些银两,叫她先把丈夫的尸体收埋。
       冯太爷回衙后,对这宗无头公案,想破头脑,总无头绪,日夜老念着这首顺口溜,踱着方步思索。月容夫人见夫君为这案日夜操心,也便暗暗帮夫君琢磨,猜测这诗中的含意。不上半日,就被她猜出个道理来。当即对冯太爷说:“老爷,这首顺口溜,据小妾看来,可能是这么解:‘你差我错,灯盏装在布袋角’的意思,是凶手把灯盏误认为钱银,故起谋财害命的恶念;‘我姓天上飞’,能在天上飞的鸟中只有鹰鸟的‘鹰’字,潮语与姓翁的‘翁’字同音;至于猪屎壳的名则可能是叫米糠或阿糠。因为本地人养猪的饲料多掺米糠,猪屙出来的屎,粗糠总附在猪屎外层。最末二句,只不过凶手认为这案无人能破的意思。其实,这狡猾的凶手竟自留线索、物证。那条塞在死者血口的毛巾就是线索。妾已细看过,巾上粘着很多短毛,所以这凶手一定是个剃头的。
       冯太爷见说,即刻命都头带齐捕快班子,分头缉拿翁阿糠。只因行动迅速周密,不上三日,翁阿糠便被捕获归案。
       冯太爷立即升堂审问。只因证据确凿,翁阿糠无法抵赖,只得一一招认。说十二月二十三日傍晚,有个商贩肩背一袋瓷灯盏来找他剃头,他因把灯盏误认成银子,一时骤起歹意,乘着月色将暗,四下无人,便用按摩法催他入睡,随后以剃刀把他的咽喉割断杀死,丢入厕池。本以为这事神不知鬼不觉,谁知今日却被太爷察破了!
       冯太爷破了这宗奇案,为民伸冤。大家都说“冯”字是马旁加二点,正应了马发角的隐语。
下载附件: